哈尔滨信息港 - 今日哈尔滨新闻_最新哈尔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共享充电宝还能走多远?

2021-04-21 05:22:57 来 源:网络转载 浏览 451 次 字体:

一家商场内摆放着一台共享充电宝租赁设备。

沉寂了两年的共享充电宝,近期频登热搜。市民吐槽共享充电宝涨价,并直呼“用不起”。记者走访了解到,冰城共享充电宝租金价格由过去的每小时1元、1.5元涨到3元、4元,部分区域出现5元、6元的高价。

有数据显示,共享充电宝的用户规模增速及净利润方面出现“双降”情况。与此同时,近一段时间以来,共享充电宝市场关于上市、融资的消息频出。共享充电宝以低廉的价格进入市场,并迅速受到大批用户青睐,在使用习惯养成后,共享充电宝进入“涨价跑道”,让用户觉得自己被割了“韭菜”,认为共享充电宝涨价是自己在为资本市场进行“续航”。

租借费悄悄翻倍涨

“很长一段时间没用共享充电宝了,以前扫码后看到页面上标注的是1.5元/小时,最近用过一次,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了。”市民小周告诉记者,前几天去饭店吃饭,借共享充电宝充了将近1小时被收取3元钱。小周纳闷:“不是1.5元/小时吗?”她再次扫租赁设备上的二维码查看租借费单价时发现,页面标注的费用不再像过去以小时计算,而是改成按照半小时计费,也就是说由过去的1.5元/小时变为1.5元/半小时。小周表示,共享充电宝这是在悄悄涨价。

共享充电宝用户陈琳发现,最近上涨的不仅是共享充电宝的租借费用,24小时封顶价格也出现了不同程度上涨。“有一次我忘还充电宝,收到扣费信息才发现,充电宝借用一天的费用涨了。”陈琳告诉记者,前两年她也有过忘还充电宝的经历,当时租借充电宝一天的费用是20元,而这次被收取40元。记者走访哈市部分商圈、饭店、娱乐场所、景区等了解到,目前租借价格在3元/小时至4元/小时左右,个别商圈、景区、娱乐场所单小时的费用达到每小时5元至6元。而租借费24小时封顶价格也由每天10元、20元上涨到30元或40元。与此同时,免费使用时长也在“缩水”。陈琳称,2018年使用共享充电宝免费时长是30分钟,而现在多数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免费使用时间已经缩减至3分钟或5分钟。

共享充电宝租借费用上涨被用户吐槽,而归还难也让用户质疑。采访中,市民小李告诉记者,她曾经有过夜晚开车到哈东站附近一家宾馆去还共享充电宝的经历。小李称,她和朋友在外就餐时,在餐馆内租借了一个充电宝,就餐结束看手机没有充满就带着充电宝和朋友一起去看了场电影。观影后小李发现,周边共享充电宝租赁设备不是没有归还位置,就是商家关门了。“我当时借的充电宝一天租金20元,且没有封顶价格,如果不及时归还指不定要被扣多少钱。”小李用软件搜了一下最近的可归还充电宝地点,在当晚11时许从松北开车去哈东站归还了充电宝。小李称,前段时间,她的朋友由于忘还共享充电宝,不到两天就被扣了60元钱。

记者走访市场看到,多数共享充电宝的租赁设备没有对可归还时间范围进行提示,在走访的43台租赁设备中,仅有两台设备标注了可租借、归还的时间范围,均在同一商场内。日前,黑猫投诉平台公布了关于充电宝相关投诉分析,其中共享充电宝的相关投诉案例共有6280条,涉投诉焦点多为归还后仍显示未归还、联系不上客服、因各种原因无法归还充电宝并由此引发持续计费、押金无法退还等问题。

同一商场竟然出现3种价格

共享充电宝兴起于2014年,3年后行业得到高速发展,经历几轮洗牌,目前,整个市场已基本形成怪兽充电、小电科技、来电科技、街电科技组成的“三电一兽”,以及后起之秀美团充电逐步深入的市场格局。从目前哈尔滨共享充电宝设置情况看,怪兽、小电、街电、美团四大共享充电宝占有率达到85%以上,而来电、速绿等品牌占有率相对较低。

记者了解到,在共享充电宝进入市场之初,租借费价格普遍在每小时1元钱。但随着市场发展,共享充电宝租借费用开始上涨,24小时的租借费封顶价也不同程度上涨。租借费涨价是一方面,同一公司不同地点的共享充电宝租借价格不同,也被用户质疑。日前,用户小赵向记者反映,她和朋友在道里区悦荟广场A座逛街时,曾租借小电共享充电宝,当时她在扫描二维码后显示的租赁费用为每半小时2元,而朋友在间隔不足百米的另外一台小电共享充电宝租赁器上扫描二维码后,显示的价格为每半小时1元,小赵觉得奇怪,她又在悦荟广场内找了一台同是小电的租赁设备,扫描后显示的租赁费为每半小时1.5元。小赵质疑,同一公司的3台共享充电宝租赁设备,每台设备间隔不足百米,咋扫出三个价格?

商户对共享充电宝租价有“发言权”

中央大街一商户店内的共享充电宝租赁设备。

针对同一公司出现租借价格差异问题,记者咨询相关客服人员,客服人员表示,由于门店间的运营成本不同,收费标准会出现差异化,但用户在使用前都会看到共享充电宝的租借费单价。一品牌共享充电宝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各个点位的需求和商家要求不同,因此租赁费也会出现差异化定价。

记者从哈市部分商户及共享充电宝代理人方面了解到,对于共享充电宝的租赁价格,商户也有发言权。“我们会给商户一个价格区间,商户可以根据自己需求定价。一些商户想让客户多待一会儿,会考虑把租金下调,但如果商户想从中赚钱,可以选择把租金定高一些。”一代理人告诉记者。“在共享充电宝身上1个月挣不了多少钱,定价时我选择了较低的档位每小时2元。”道里区一饭店经营者说。

商户做共享充电宝生意能挣多少钱?在松北区一大型商场内经营餐饮店的刘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店共有16个餐台,3个品牌、24个共享充电宝,租金采取五五分成。除去电费,1个月店里的共享充电宝收益大概在400元左右。

一般情况下充电宝的租赁收益,商户与共享充电宝公司采取五五分成的形式,平分店铺内摆放的共享充电宝涉及的品牌越多,分到的分成比例就会越低,反之则会越高。“我们返给商户50%至70%的租赁费,如果商户只用我们一家公司的充电宝,我们一般会返70%。”一家共享充电宝哈尔滨市场代理人员告诉记者,商户独家使用一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会分到更高利润。

是看准“刚需”,还是美化利润数据?

2020年上半年,电商巨头美团进入共享充电宝行业,给了本就竞争“白热化”的“三电一兽”迎头一击。门槛低、用户忠诚度低是该行业特征,商户提供哪种品牌共享充电宝,用户就会去用哪种,品牌充电宝随时会有被取代的风险,如何在市场上不被淘汰又能站稳脚并扩大规模?今年4月1日,拥有2亿多注册用户的怪兽充电率先“出手”,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同日,街电与搜电宣布合并,并发布数据称两个品牌合并后用户规模将突破3.6亿,这意味着它们将超越怪兽充电。

有专家分析认为,此次共享充电宝租借费用上涨,一方面是为了企业上市的需要,让企业收入、利润数据变得好看。另一方面,在投融资上,也让企业更具竞争力。也有分析指出,共享充电宝企业是看准了“刚需”消费者的应急需求,消费者的“不得不消费”让涨价更有底气。共享产品前期为开拓市场往往投入较大,待市场消费习惯形成后,会采取提高价格的方式补损、增利。

“共享充电宝进驻商场需要支付一定的入场费或进行利益分成。”道里区一商场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一般商家会更喜欢利益分成的入场模式。在经营上,共享充电宝首要任务是广泛铺设,再与商家进行分利。业内人士透露,为抢占更多市场,一些公司采取提高收益分成或在支付场地费后依然采取分成的手段,而公司要保证正常经营,上调租借费是其绕不开的手段。

租借费上涨或面临“见顶危机”

应急刚需下,共享充电宝租借费上涨,用户真的会心甘情愿买单吗?“租借费上涨后,短期内虽然没看出充电宝使用量减少,但使用时长上确实出现了变化。”刘先生告诉记者,租借费上涨前,顾客在租借时一般会等手机电量充满后再归还充电宝,但最近他发现,一些顾客在手机电量够用一段时间后,便会立即归还充电宝。租借费的上涨或将透支共享充电宝发展空间。采访中,不少消费者表示,面对涨价他们只能逐渐减少共享充电宝的使用时间和频次,尽量自备充电宝,毕竟一些共享充电宝一天的租赁费已经可以买一台属于自己的充电宝了。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在2017年到2020年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增长速度不断放缓,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15.6%。与此同时,行业盈利情况也不乐观。以怪兽充电为例,其招股书中显示,公司通过出租充电宝获取收入占比95%以上,2020年市场份额占比为34.4%;净利润为7540万元,较2019年的1.666亿元下降55%;2020年净利率为2.7%,低于2019年的8.2%。在用户规模增速、净利润两大数据均出现下降的态势下,共享充电宝市场或面临用户、利润“见顶危机”,而此番租赁费的上涨,被认为是在为自己“续航”。

有分析认为,盈利模式单一,对线下场景的依赖性较强而导致了入场费与佣金成本日益增高等因素,也是造成共享充电宝多番涨价的原因。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盈利模式单一是共享充电宝刚进入市场时不被看好的重要原因之一,共享充电宝企业未找到新的盈利模式,采取涨价手段,广受诟病。因此,为寻求进一步的发展,各充电宝公司亟需构建新的增长路径。

[责编:ncxhw]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哈尔滨信息港(www.966963.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